河北港口集团有限公司 - 柴垛

    柴垛是乡村最具体的存在,它温情、淳朴、厚实,如同村庄一般。走在乡间的任何一个村庄,都能看见农户家门前堆着大堆小堆的柴垛,有的柴垛刚刚从山上砍回,还散发着淡淡的草木香味,给人温暖的感觉。

    和柴垛紧密连在一起的是母亲。打记事起,母亲便经常到山上打柴。那时候,村子里很多人都以砍柴为生。柴禾让每户人家每天都有炊烟升起,一大早,村人便担了担子,带上干粮上山打柴禾去了。当夜晚来临,每个人肩上都挑着重重的柴垛走在回家的路上。他们步子沉重,脸上满是汗水,但为了生活,他们愿意这样做。

    日复一日,村人并不觉得打柴是一件苦力活。他们就像一个每天上班下班的人,打柴成了村人过活的一种习惯。每天打回的柴禾一部分用来烧水做饭熬猪食,但绝大部分还是担去镇上卖,换几个零钱贴补家用,以此维系贫简的生活用度。每次卖了柴垛,手上拿着一张张钞票,母亲脸上便露出了笑容。有钱了,家里就能多置些急需的东西,也能改善一下生活。没钱的日子,我们每天吃菜园里的蔬菜,一碗菜没放几滴油。现在换回些钱,如果母亲高兴,还会顺带割回半斤猪肉让我们享受一番。

    也常有卖不完柴垛的时候。母亲只好把柴垛又重新担回,码放在门前的空地上,等到第二天再担去卖。砍柴是项费力的劳动,母亲那双粗糙的手就是因为常年砍柴造成的。当母亲的手在我们脸上轻轻抚过,我们能感受到丝丝疼痛。

    我们心疼母亲,叫她少去砍柴,不要把腰给弄垮了,只要家里够用就行了。可母亲说,你们的学费在看着我呢,我能不去吗?我们无言以对,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   后来的后来,我长大了,离开村庄来到城市里生活,再不用上山打柴,不用气喘吁吁了。可那段艰苦的岁月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。每当我走在回乡的山道上,都会想起儿时在山上打柴的时光。那时心里不知是心酸还是幸福?说不清楚。周末的闲暇时间,我经常独自一人到城市边缘的村庄走走,闻闻那里的空气,看那里的人们怎样生活,也想找回我过去的生活。那里也有柴禾,堆在门口,有半人高。

    我拿起一根放在鼻子前闻闻,那一刻,我闻到了家乡的味道。是的,那股淡淡的柴禾的味道向我弥漫,溢满我的全身。这时,一位老人朝我走来,他问我在干什么。我说我在找我的村庄,找我的童年。他听不懂,一直望着我离开。

    是的,我是在寻找我的村庄,我的母亲,我的童年。当我看到柴禾,看到烟囱里冒出来的炊烟时,我的童年和村庄就展现在我眼前。我全身感到温暖,感到一阵阵亲切,那感觉,既厚实温暖,又平静真实。(韦建斌)

  • 友情链接
今日访问量:13938   总访问量:12087574  
Copyright © 2006 rights reserved 河北港口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:0335-3092114
地址:唐山市曹妃甸工业区(三加)金岛大厦D座 邮编:063200 网址:http://www.porthebei.com

工信部ICP备案号:冀ICP备09049066号-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冀公网安备:13030202000304号